雾霾

每一次写文总觉得自己写的那个角色会跳出来打死我,写的太崩还是小学生文笔QAQ

【酒茨】我把你当盆友,你却想让我上你?!(3)

感觉这一章人设崩了QAQ(小角落瑟瑟发抖)
新手开文请多关照~
人设属于阴阳师,ooc属于俺

    休养好后,茨木本来准备捉完乱窜的山兔就找个人界的酒寨浪个十几天,这样就可以忘掉酒吞的失忆。可能是否极泰来,他发现自己可以在指定的地方令自己失去的右手像鬼爪似得冒出,就像在地狱伸出的手,于是便算作自己的武器了。
    可是当他抓好兔子抬头的时候,看见了红叶。
    “你来找我干什么,有事么”尽管茨木不喜红叶,但鉴于是挚友‘喜欢’的人,他的口气微微放缓,虽然依旧很生硬。
    红叶犹豫着说道:“茨木,其实,”
    “其实酒吞是不喜欢我的。”
    !!!茨木手中的山兔跳了下来逃走了,本来茨木都做好“如果这妞说出来的话令我不开心我就捏死她,这样挚友就‘了却红尘’了”的想法。可是红叶的这番话砸的茨木晕乎乎的。
    “那,,,那挚友到底喜欢谁?! ”
    近一米九的茨木蹲下来,掰着指头一个一个找嫌疑对象。
    “他喜欢灯姐?不可能,灯姐喜欢妖刀是整个寮都知道的;”
    “喜欢莹草?也不可能啊,谁当草爹男朋友谁就要天天被当成大蛇打……”
    红叶无语的看着碎碎念的白毛,开始怀疑自己的助攻一定还不给力:“其实酒吞找我的时候说想让我装成他的女朋友,他想要验证一个想法。”
   
   
    “红叶,帮我一个忙吧?我不知道茨木到底是怎么想的。”酒吞想要弄明白刚刚茨木的问题给他带来的烦闷从何而来:“我们假装男女朋友一下,我想看看那个白痴的反应。”
    红叶表示同意,结果茨木就和酒吞的相处时间越来越少。虽然酒吞在茨木面前表现的一如往常,但红叶知道他在背地里脸黑的可以拿来沾沾写字了。
   
   
    “所以说啊,”红叶恨不得对着茨木耳朵大喊:“酒吞是你的挚友!他喜欢的是你!”
    茨木的大脑有些死机,过多的欣喜让他说话不利索起来:“可,可是万一挚友是因为舍不得我和他的友情呢?”
    红叶觉得自己的礼数溃不成军:“那等酒吞回复了记忆你自己去问!你不是喜欢他么?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个人都看得出来除了酒吞和你自己!一个男的磨磨唧唧叽叽歪歪活该现在这个样子!怂什么怂?!”红叶深深吸口气:“我跟你讲,现在的酒吞在晴明手下,就是和源博雅一起镇压酒吞的晴明,为了防止酒吞看到源博雅想到你失控,所以去了晴明那里当徒弟。现在!你!不是想要知道酒吞到底喜不喜欢你么?去啊!现在就去!赶快走!”
    说完这一大段的红叶感觉肺里一点空气都没有了。
    茨木被骂的愣愣的:“可我怎么去找晴明,又该用什么身份去接近挚友呢囧rz ”
    “当晴明徒弟啊!”红叶自问平时家教不错,今天居然除了骂人还想打人。
    “嗯,是个好主意”茨木点点头,眼睛放光:“好我去找挚友。”
   
    之后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拜师和我有什么关系?”酒吞表示这个自称茨木的白毛虽然令他心悸,但这不是他允许茨木跟在他身后的理由。
    “酒吞,”晴明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今天你要和茨木一起抓到凤凰火。早去早回不要偷懒~”
    酒吞“嗯”了一声扭头看到茨木亮晶晶的眼睛。就差一条尾巴了,酒吞想。

    酒吞没想到凤凰火这么难抓,每一次快抓住的时候,总是会因莫名的眩晕丧失抓捕良机。
    就在酒吞感到烦躁的时候,凤凰火面前突兀的出现了紫黑色的手掌,带着不容置疑的力度抓住了她。
    猛地转过头,酒吞看到了右袖空荡荡的青年。原来,为了方便行动,茨木用自己的灵力幻化了一只手掌,只有在变换成地狱之手的时候才会被人发现没有右手的事实。
    酒吞感到全身血液凝固了起来,眼珠都死死盯着那个断手,声音艰涩:“茨木,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挚友你的追随者,我的眼睛只会凝视你,我的耳朵只能听到你,只有你可以支配我,挚友。”
     这话好像听了无数遍了,酒吞觉得自己都可以背下来。
    “可是你不是死了么,茨木。”瞳孔收缩,酒吞的表情变得哀伤不已。
    “我亲眼看见的啊。”

TBC

下一章就发糖糖啦orz
红叶崩得好厉害呜呜呜(┯_┯)

【酒茨】我把你当盆友,你却想要我上你?!(2)

新手开文
请多多关照哈~
人设属于阴阳师,ooc属于俺

    “呃”
    只见躺在床上的白发青年因为疼痛,缓缓睁开双眼,看见了床边的渊博雅。
    茨木皱了皱眉,表情有点崩溃:“源博雅,这件事千万不能和挚友说,不然我以后会羞于去见他的QAQ。”
    源博雅表情却显的很担忧:“茨木,下面的话请一定要保持理智听完,”
    “酒吞可能……”
   

    茨木这个家伙,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回来?酒吞暗暗压下焦虑,身边的红叶看着酒吞,这个人身上现在散发着浓浓的高压,看起来可以手撕魑魅魍魉了。
    红叶低下头思索,后抬头:“酒吞,刚刚源博雅说要去找茨木,他这个时间段还没回来有些不正常。你,你要去么?”
    “好。”
    几乎红叶刚说完,酒吞就回答了。
晚上的风总是比白天阴冷的多,不过这对酒吞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直到他看见倒在血泊里的被血染成红发的茨木。
    就在一瞬间,心就有一半变得宛如寒冬,像是结了三尺厚的冰;另一半却跳的越来越快,心脏快控制不住不住流向大脑的血液。
    酒吞走到茨木旁边,伸出手,又缩回来,再次伸出手,却连头发都不敢碰,快速蜷缩起手指,那么多的红色衬托着那伸出的手分外白皙。酒吞沉默的像座雕塑,良久,手指出现在茨木的鼻翼下。
    没有呼吸。

    “你说挚友以为我死了?!”
    茨木有些迷茫,但更多的却还是对酒吞的担忧:“那挚友现在怎么样了!你说话啊源博雅!”
    源博雅斟酌了字眼:“酒吞当时失去了理智,我和另一个阴阳师晴明合力才稳住了他暴走的狂气。然后他醒来后,嗯,丢失了关于你的记忆。”
    茨木的表情一瞬间古怪起来,那种想哭又想笑的表情融合在一起,显得令人难过:“只要挚友没事就好,至于丢失关于我的记忆,”青年眼睛里弥漫的悲伤像是一片深深的海:“那不重要。”
    “挚友现在过的很好,他的实力足以证明他是最强的,他还有了自己喜欢的人,恰好,那个人也喜欢他。”茨木垂下头:“挚友现在不需要我,所以丢失了关于我的记忆。”
    “挚友可以一直开心下去了,只要忘了我。”

    “根本看不出来酒吞忘了茨木啊”妖刀有些惊讶。
灯姐表示他们相处的时间可是我们想不到的。
    “那既然茨木大大决定不去找酒吞,那现在又粘着酒吞干什么~”
    青行灯回过头,发现身边居然聚集了一大堆听八卦的。山兔、河童、莹草,甚至是沉默寡言的黑童子在白童子的拉扯下也默默听着。
    “你们是怎么听到的?!我明明趴在刀刀的耳朵边讲的!!!”灯姐很不开心,这么多电灯泡!
    “算了,其实茨木决定找酒吞是因为红叶找他的……”

TBC

嗯。。。感觉这一p的字好少哦QAQ。
emmmmm下面怎么编呢~

【酒茨】我把你当盆友,你却想要我上你?!

新手开文,请多关照哈亲~
人设属于阴阳师,ooc属于俺


    “喂喂,刀刀啊,你知道么”急忙忙拉过妖刀的灯姐眼睛放绿光“今天晴明师傅不是新收了一个徒弟叫茨木么~”
    “嗯,好像是有一个,是那个一头白毛整天围着酒吞叫‘挚友’的吧?”妖刀望着灯姐,想了想:“他们怎么了?”

    “挚友”
    “挚友”
    “干什么?!”酒吞扭过脸,瞪着跟在自己身后的白发青年:“你自从前天被晴明收做弟子后,就一直跟在我旁边叫个不停,到底我是你师傅还是晴明是你师傅?!”
    身后的青年有些委屈,但是眼睛里依旧闪着坚定的光:“我是因为你才拜晴明做师傅的,挚友。”

    “我跟你说啊”灯姐凑到妖刀的耳畔:“其实茨木和酒吞以前认识的,但是酒吞不记得了!!!

    “。。。”虽然妖刀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兴趣,但她很乐意听灯姐讲话,所以她不介意耐下性子去扒扒他们的黑历史,毕竟灯姐的唇离她耳朵很近。
    “其实在小时候,酒吞和茨木都是吃百家饭长大的的,他们从小的关系就,嗯,就比较好。连睡觉都是一张床嘿嘿嘿”灯姐嘴角一抹揶揄笑:“直到他们发现其实很多东西只要他们能看见才发现自己和别人的不同……”


    “挚友,你说明明这个老奶奶还活着,躺在床上,为什么她的儿子哭的这么伤心?”茨木有些不解的看着。酒吞望着这个有些迟钝的家伙,叹口气:“别问了,我们出去。”
    很快,一个男人找上了他们:“嗯,你们想赚钱么?就是利用你们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能力,你们知道我说的是什么能力。”
    对于孤儿来说每一分钱都是要好好保管的,从来没想过可以自己去挣钱的傻茨木眨巴眨巴眼,望向酒吞:“挚友,你说,要和他去赚钱么?”
    彼时,相比较其他同龄人,酒吞已经表现的相当成熟,思索了一会,开口到:“我们不能信任你,”酒吞盯着面前的男人:“你说用我们的能力,但这过于笼统,我不可能拿我和他的命去冒险。”
    男人挑挑眉:“不可置否,确实有危险,”男人思索了一下:“我可以告诉你,你们所看到特殊的事物是名为‘魑魅魍魉’的东西,而你们因为灵气充足所以这个年龄就可以看到,这里有一份榜单,”男人展开一份卷轴:“上面的魑魅魍魉就是被我们通缉的,你抓到,就给你钱。”
    酒吞看了看卷轴,注意到最下面的三个小字:阴阳师,抬头看向男人:“阴阳师是什么?”男人笑了:“是我组织的名称,目前一共有四个,你可以加入我们,但是以‘式神’的名义,作为帮助,我们会让你们找到属于自己的武器和提高修为的法诀‘御魂’。”男人伸出手:“我们是不会让自己的式神轻易死去的。以表诚意,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源博雅。”


    就这样,酒吞和茨木加入了阴阳师这个组织,成为式神,很快,酒吞就有了属于自己的武器:酒葫芦。
    可是他的盆友茨木却一直没有,酒吞因为这个事情问过茨木很多次:“你为什么不找一个属于自己的武器?!这样的你是难以继续下去的,知道吗?!”茨木却摇摇头,对酒吞笑:“这不是有挚友么,况且我也不弱,上次的吸血姬不就是我收拾的么。”酒吞看着他这个样子,摇摇头不再说话。茨木看着酒吞,小心翼翼的问:“挚友打算就这样了么?”
    “打算怎样?”酒吞有些莫名。
    “我是说”茨木默默打了一会儿腹稿,才说:“挚友打算这辈子就抓捕魑魅魍魉了么?呃,不打算,emmmmm,延续后代?”
    酒吞有点惊讶,心想这厮今天怎么了,突然问起这个,看向茨木有些因为紧张而憋红的脸,突然有点焦躁:“你想让我早点结婚?”
    “啊?”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我就是想……”如果挚友你不结婚的话,身边的人不就一直只有我一个了吗。
    “算了,别说了,我不想听。”酒吞扭过头。
    茨木就这样把后半句咽进肚子里。
    过了几天,却有消息传来,酒吞喜欢上上一个任务里和他一起抓捕妖狐的女式神:红叶。
    阴阳寨里的众式神和阴阳师们发现,随着酒吞和红叶越走越近,茨木却慢慢增加了单独行动的次数。


    茨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难道上次就应该把话说完?茨木有些忧愁,如今虽然见到酒吞依旧“挚友”“挚友”的叫,但明显觉得自己语气有点不一样,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呢?茨木瞬间有些迷茫。
    但很显然,他迷茫的时机有点不对头,因为现在的他正在抓捕魑魅魍魉:武士之灵。
    而这一短暂的迷茫后果是右臂剧烈的疼痛:他的右臂断了。一瞬间,茨木有些发懵,毕竟在他看来这种小妖完全不需要在意,可是却因为自己走神去想挚友,整个手断掉的彻彻底底。
    疯狂的疼痛和快速流失的血液让茨木的头开始眩晕,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应该抓紧时间离开,可是想到回去后看到的是红叶依偎着酒吞,心脏的疼痛却强烈到把整个人吞下去。
    茨木咬咬牙,他不信自己会栽在这儿,“我不可能死在这里,不能给挚友丢脸。”
    但随着眩晕感的加剧,眼前开始模糊起来,只来的及给自己施加一个假死的状态,茨木就昏了过去,上一秒想着:“希望能骗骗那个低智商的武士之灵,可不能给挚友丢脸……”

TBC

唔,大概就这么多,我不知道会不会更,但感觉这么混乱的文应该没人看(画圈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