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

每一次写文总觉得自己写的那个角色会跳出来打死我,写的太崩还是小学生文笔QAQ

【酒茨】我把你当盆友,你却想要我上你?!

新手开文,请多关照哈亲~
人设属于阴阳师,ooc属于俺


    “喂喂,刀刀啊,你知道么”急忙忙拉过妖刀的灯姐眼睛放绿光“今天晴明师傅不是新收了一个徒弟叫茨木么~”
    “嗯,好像是有一个,是那个一头白毛整天围着酒吞叫‘挚友’的吧?”妖刀望着灯姐,想了想:“他们怎么了?”

    “挚友”
    “挚友”
    “干什么?!”酒吞扭过脸,瞪着跟在自己身后的白发青年:“你自从前天被晴明收做弟子后,就一直跟在我旁边叫个不停,到底我是你师傅还是晴明是你师傅?!”
    身后的青年有些委屈,但是眼睛里依旧闪着坚定的光:“我是因为你才拜晴明做师傅的,挚友。”

    “我跟你说啊”灯姐凑到妖刀的耳畔:“其实茨木和酒吞以前认识的,但是酒吞不记得了!!!

    “。。。”虽然妖刀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兴趣,但她很乐意听灯姐讲话,所以她不介意耐下性子去扒扒他们的黑历史,毕竟灯姐的唇离她耳朵很近。
    “其实在小时候,酒吞和茨木都是吃百家饭长大的的,他们从小的关系就,嗯,就比较好。连睡觉都是一张床嘿嘿嘿”灯姐嘴角一抹揶揄笑:“直到他们发现其实很多东西只要他们能看见才发现自己和别人的不同……”


    “挚友,你说明明这个老奶奶还活着,躺在床上,为什么她的儿子哭的这么伤心?”茨木有些不解的看着。酒吞望着这个有些迟钝的家伙,叹口气:“别问了,我们出去。”
    很快,一个男人找上了他们:“嗯,你们想赚钱么?就是利用你们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能力,你们知道我说的是什么能力。”
    对于孤儿来说每一分钱都是要好好保管的,从来没想过可以自己去挣钱的傻茨木眨巴眨巴眼,望向酒吞:“挚友,你说,要和他去赚钱么?”
    彼时,相比较其他同龄人,酒吞已经表现的相当成熟,思索了一会,开口到:“我们不能信任你,”酒吞盯着面前的男人:“你说用我们的能力,但这过于笼统,我不可能拿我和他的命去冒险。”
    男人挑挑眉:“不可置否,确实有危险,”男人思索了一下:“我可以告诉你,你们所看到特殊的事物是名为‘魑魅魍魉’的东西,而你们因为灵气充足所以这个年龄就可以看到,这里有一份榜单,”男人展开一份卷轴:“上面的魑魅魍魉就是被我们通缉的,你抓到,就给你钱。”
    酒吞看了看卷轴,注意到最下面的三个小字:阴阳师,抬头看向男人:“阴阳师是什么?”男人笑了:“是我组织的名称,目前一共有四个,你可以加入我们,但是以‘式神’的名义,作为帮助,我们会让你们找到属于自己的武器和提高修为的法诀‘御魂’。”男人伸出手:“我们是不会让自己的式神轻易死去的。以表诚意,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源博雅。”


    就这样,酒吞和茨木加入了阴阳师这个组织,成为式神,很快,酒吞就有了属于自己的武器:酒葫芦。
    可是他的盆友茨木却一直没有,酒吞因为这个事情问过茨木很多次:“你为什么不找一个属于自己的武器?!这样的你是难以继续下去的,知道吗?!”茨木却摇摇头,对酒吞笑:“这不是有挚友么,况且我也不弱,上次的吸血姬不就是我收拾的么。”酒吞看着他这个样子,摇摇头不再说话。茨木看着酒吞,小心翼翼的问:“挚友打算就这样了么?”
    “打算怎样?”酒吞有些莫名。
    “我是说”茨木默默打了一会儿腹稿,才说:“挚友打算这辈子就抓捕魑魅魍魉了么?呃,不打算,emmmmm,延续后代?”
    酒吞有点惊讶,心想这厮今天怎么了,突然问起这个,看向茨木有些因为紧张而憋红的脸,突然有点焦躁:“你想让我早点结婚?”
    “啊?”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我就是想……”如果挚友你不结婚的话,身边的人不就一直只有我一个了吗。
    “算了,别说了,我不想听。”酒吞扭过头。
    茨木就这样把后半句咽进肚子里。
    过了几天,却有消息传来,酒吞喜欢上上一个任务里和他一起抓捕妖狐的女式神:红叶。
    阴阳寨里的众式神和阴阳师们发现,随着酒吞和红叶越走越近,茨木却慢慢增加了单独行动的次数。


    茨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难道上次就应该把话说完?茨木有些忧愁,如今虽然见到酒吞依旧“挚友”“挚友”的叫,但明显觉得自己语气有点不一样,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呢?茨木瞬间有些迷茫。
    但很显然,他迷茫的时机有点不对头,因为现在的他正在抓捕魑魅魍魉:武士之灵。
    而这一短暂的迷茫后果是右臂剧烈的疼痛:他的右臂断了。一瞬间,茨木有些发懵,毕竟在他看来这种小妖完全不需要在意,可是却因为自己走神去想挚友,整个手断掉的彻彻底底。
    疯狂的疼痛和快速流失的血液让茨木的头开始眩晕,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应该抓紧时间离开,可是想到回去后看到的是红叶依偎着酒吞,心脏的疼痛却强烈到把整个人吞下去。
    茨木咬咬牙,他不信自己会栽在这儿,“我不可能死在这里,不能给挚友丢脸。”
    但随着眩晕感的加剧,眼前开始模糊起来,只来的及给自己施加一个假死的状态,茨木就昏了过去,上一秒想着:“希望能骗骗那个低智商的武士之灵,可不能给挚友丢脸……”

TBC

唔,大概就这么多,我不知道会不会更,但感觉这么混乱的文应该没人看(画圈圈)
   
   

评论(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