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

每一次写文总觉得自己写的那个角色会跳出来打死我,写的太崩还是小学生文笔QAQ

【酒茨】我把你当盆友,你却想要我上你?!(2)

新手开文
请多多关照哈~
人设属于阴阳师,ooc属于俺

    “呃”
    只见躺在床上的白发青年因为疼痛,缓缓睁开双眼,看见了床边的渊博雅。
    茨木皱了皱眉,表情有点崩溃:“源博雅,这件事千万不能和挚友说,不然我以后会羞于去见他的QAQ。”
    源博雅表情却显的很担忧:“茨木,下面的话请一定要保持理智听完,”
    “酒吞可能……”
   

    茨木这个家伙,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回来?酒吞暗暗压下焦虑,身边的红叶看着酒吞,这个人身上现在散发着浓浓的高压,看起来可以手撕魑魅魍魉了。
    红叶低下头思索,后抬头:“酒吞,刚刚源博雅说要去找茨木,他这个时间段还没回来有些不正常。你,你要去么?”
    “好。”
    几乎红叶刚说完,酒吞就回答了。
晚上的风总是比白天阴冷的多,不过这对酒吞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直到他看见倒在血泊里的被血染成红发的茨木。
    就在一瞬间,心就有一半变得宛如寒冬,像是结了三尺厚的冰;另一半却跳的越来越快,心脏快控制不住不住流向大脑的血液。
    酒吞走到茨木旁边,伸出手,又缩回来,再次伸出手,却连头发都不敢碰,快速蜷缩起手指,那么多的红色衬托着那伸出的手分外白皙。酒吞沉默的像座雕塑,良久,手指出现在茨木的鼻翼下。
    没有呼吸。

    “你说挚友以为我死了?!”
    茨木有些迷茫,但更多的却还是对酒吞的担忧:“那挚友现在怎么样了!你说话啊源博雅!”
    源博雅斟酌了字眼:“酒吞当时失去了理智,我和另一个阴阳师晴明合力才稳住了他暴走的狂气。然后他醒来后,嗯,丢失了关于你的记忆。”
    茨木的表情一瞬间古怪起来,那种想哭又想笑的表情融合在一起,显得令人难过:“只要挚友没事就好,至于丢失关于我的记忆,”青年眼睛里弥漫的悲伤像是一片深深的海:“那不重要。”
    “挚友现在过的很好,他的实力足以证明他是最强的,他还有了自己喜欢的人,恰好,那个人也喜欢他。”茨木垂下头:“挚友现在不需要我,所以丢失了关于我的记忆。”
    “挚友可以一直开心下去了,只要忘了我。”

    “根本看不出来酒吞忘了茨木啊”妖刀有些惊讶。
灯姐表示他们相处的时间可是我们想不到的。
    “那既然茨木大大决定不去找酒吞,那现在又粘着酒吞干什么~”
    青行灯回过头,发现身边居然聚集了一大堆听八卦的。山兔、河童、莹草,甚至是沉默寡言的黑童子在白童子的拉扯下也默默听着。
    “你们是怎么听到的?!我明明趴在刀刀的耳朵边讲的!!!”灯姐很不开心,这么多电灯泡!
    “算了,其实茨木决定找酒吞是因为红叶找他的……”

TBC

嗯。。。感觉这一p的字好少哦QAQ。
emmmmm下面怎么编呢~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