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

每一次写文总觉得自己写的那个角色会跳出来打死我,写的太崩还是小学生文笔QAQ

【酒茨】我把你当盆友,你却想让我上你?!(3)

感觉这一章人设崩了QAQ(小角落瑟瑟发抖)
新手开文请多关照~
人设属于阴阳师,ooc属于俺

    休养好后,茨木本来准备捉完乱窜的山兔就找个人界的酒寨浪个十几天,这样就可以忘掉酒吞的失忆。可能是否极泰来,他发现自己可以在指定的地方令自己失去的右手像鬼爪似得冒出,就像在地狱伸出的手,于是便算作自己的武器了。
    可是当他抓好兔子抬头的时候,看见了红叶。
    “你来找我干什么,有事么”尽管茨木不喜红叶,但鉴于是挚友‘喜欢’的人,他的口气微微放缓,虽然依旧很生硬。
    红叶犹豫着说道:“茨木,其实,”
    “其实酒吞是不喜欢我的。”
    !!!茨木手中的山兔跳了下来逃走了,本来茨木都做好“如果这妞说出来的话令我不开心我就捏死她,这样挚友就‘了却红尘’了”的想法。可是红叶的这番话砸的茨木晕乎乎的。
    “那,,,那挚友到底喜欢谁?! ”
    近一米九的茨木蹲下来,掰着指头一个一个找嫌疑对象。
    “他喜欢灯姐?不可能,灯姐喜欢妖刀是整个寮都知道的;”
    “喜欢莹草?也不可能啊,谁当草爹男朋友谁就要天天被当成大蛇打……”
    红叶无语的看着碎碎念的白毛,开始怀疑自己的助攻一定还不给力:“其实酒吞找我的时候说想让我装成他的女朋友,他想要验证一个想法。”
   
   
    “红叶,帮我一个忙吧?我不知道茨木到底是怎么想的。”酒吞想要弄明白刚刚茨木的问题给他带来的烦闷从何而来:“我们假装男女朋友一下,我想看看那个白痴的反应。”
    红叶表示同意,结果茨木就和酒吞的相处时间越来越少。虽然酒吞在茨木面前表现的一如往常,但红叶知道他在背地里脸黑的可以拿来沾沾写字了。
   
   
    “所以说啊,”红叶恨不得对着茨木耳朵大喊:“酒吞是你的挚友!他喜欢的是你!”
    茨木的大脑有些死机,过多的欣喜让他说话不利索起来:“可,可是万一挚友是因为舍不得我和他的友情呢?”
    红叶觉得自己的礼数溃不成军:“那等酒吞回复了记忆你自己去问!你不是喜欢他么?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个人都看得出来除了酒吞和你自己!一个男的磨磨唧唧叽叽歪歪活该现在这个样子!怂什么怂?!”红叶深深吸口气:“我跟你讲,现在的酒吞在晴明手下,就是和源博雅一起镇压酒吞的晴明,为了防止酒吞看到源博雅想到你失控,所以去了晴明那里当徒弟。现在!你!不是想要知道酒吞到底喜不喜欢你么?去啊!现在就去!赶快走!”
    说完这一大段的红叶感觉肺里一点空气都没有了。
    茨木被骂的愣愣的:“可我怎么去找晴明,又该用什么身份去接近挚友呢囧rz ”
    “当晴明徒弟啊!”红叶自问平时家教不错,今天居然除了骂人还想打人。
    “嗯,是个好主意”茨木点点头,眼睛放光:“好我去找挚友。”
   
    之后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拜师和我有什么关系?”酒吞表示这个自称茨木的白毛虽然令他心悸,但这不是他允许茨木跟在他身后的理由。
    “酒吞,”晴明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今天你要和茨木一起抓到凤凰火。早去早回不要偷懒~”
    酒吞“嗯”了一声扭头看到茨木亮晶晶的眼睛。就差一条尾巴了,酒吞想。

    酒吞没想到凤凰火这么难抓,每一次快抓住的时候,总是会因莫名的眩晕丧失抓捕良机。
    就在酒吞感到烦躁的时候,凤凰火面前突兀的出现了紫黑色的手掌,带着不容置疑的力度抓住了她。
    猛地转过头,酒吞看到了右袖空荡荡的青年。原来,为了方便行动,茨木用自己的灵力幻化了一只手掌,只有在变换成地狱之手的时候才会被人发现没有右手的事实。
    酒吞感到全身血液凝固了起来,眼珠都死死盯着那个断手,声音艰涩:“茨木,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挚友你的追随者,我的眼睛只会凝视你,我的耳朵只能听到你,只有你可以支配我,挚友。”
     这话好像听了无数遍了,酒吞觉得自己都可以背下来。
    “可是你不是死了么,茨木。”瞳孔收缩,酒吞的表情变得哀伤不已。
    “我亲眼看见的啊。”

TBC

下一章就发糖糖啦orz
红叶崩得好厉害呜呜呜(┯_┯)

评论

热度(30)